徐梦桃和齐广璞顶峰相见(齐唱凯歌还齐广璞男子空中技巧赛夺金,比赛现场放起《我相信》)

齐唱凯歌还!齐广璞男子空中技巧赛夺金,比赛现场放起《我相信》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季禹

2月16日晚,齐广璞夺得男子空中技巧冠军,收获了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冬奥会的第7枚金牌。该项目的银牌与铜牌由乌克兰选手亚历山大·阿布拉缅科和俄罗斯选手伊利亚·布罗夫获得。在齐广璞锁定金牌后,现场播放起了歌曲《我相信》,“我相信自由自在,我相信希望,我相信伸手就能碰到天……”

完成5.0高难度动作

决赛只能拼了

2月15日晚的资格赛,齐广璞、贾宗洋包揽前2名晋级决赛。16日晚的决赛共分2轮,第1轮取选手两跳中的最好成绩排名,前六名晋级。决赛次轮,一跳定胜负。第1轮,齐广璞以第4名晋级,贾宗洋则排名第7,距离晋级仅差一步之遥。

第2轮决胜轮,齐广璞第4位出战,得到全场最高的129.00分。比赛结束,齐广璞振臂庆祝,热泪盈眶,享受着来自全场的祝贺。这一刻,他从19岁等到了而立之年。

齐广璞被视作“世界难度第一人”。23岁那年,齐广璞在自由式滑雪世锦赛上,完成了向后翻腾三周转体1800度。这一难度系数5.0的动作,不仅仅冠绝当时的赛场,更成为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难度“天花板”。

夺金,靠的正是他的高难度动作。齐广璞知道,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孤注一掷。为此,决赛之前,他特地训练了两跳5.0。实际上,决胜轮有5位选手选择了难度系数5.0的动作,但齐广璞的完成度最高。

齐广璞的动作,正是他当年的绝杀技,向后翻腾三周转体1800度。完美落地!解说欢呼,全场沸腾!坚守4届冬奥会的齐广璞,终于在祖国的赛场,留下了完美的一跳。

没有金牌不甘心

坚守四届终圆梦

与徐梦桃一样,齐广璞和贾宗洋也是冬奥会的“四朝元老”。贾宗洋和齐广璞的第一次冬奥会之旅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两名运动员的冬奥首秀,分别收获了第6和第7。

自由式滑雪男子空中技巧是中国队的优势项目。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韩晓鹏力压夺冠最大热门白俄罗斯选手达辛斯基,夺得金牌。作为国内男子空中技巧项目的翘楚,齐广璞和贾宗洋被寄予厚望。

然而,两名运动员在此后几届冬奥会,都没能再续辉煌。2014年索契冬奥会,齐广璞和贾宗洋已然褪去青稚,成为夺金热门。预赛中,两人毫无意外包揽前2名。然而决赛中,贾宗洋和齐广璞双双落地失误,收获第3名和第4名。2018年平昌冬奥会,贾宗洋将铜牌镀银,齐广璞仅收获第7。

北京冬奥会之前,齐广璞是“无冕之王”。三次参加冬奥会,他的最好成绩,也与站上领奖台差着一个名次。平昌冬奥会,齐广璞暂时退出国家队,回到校园完成学业。不过,他心底对冬奥会冠军的渴望,却没有因此而熄灭。

“曾经放弃过,但我又回来了,我不甘心啊。冲击这块金牌其实想了好多年了,我肯定想要金牌。”齐广璞说。

早早将世界杯冠军和世锦赛冠军收入囊中的齐广璞,距离职业生涯的圆满,只差16日晚的这枚金牌。从首次参加冬奥会开始,12年的坚守,他终于做到了。这其中的艰辛,恐怕只有自己才能真正体会。

曾幻想夺冠场景

希望下一届还能披国旗

同样是在个人第4届冬奥会上夺金,或许徐梦桃是最懂齐广璞此刻心情的人。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昨天预赛前,你来恭喜我夺冠,你和我说你昨晚睡觉前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我在下面夺冠后的身影和画面,你眼含泪光。那一刻我就知道,今天我们一定会顶峰相见。”

自己夺冠后,他的眼里同样泛着泪光。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比赛中,齐广璞曾被摔得遍体鳞伤,甚至摔出过脑震荡。从来没被这个项目的困难吓退的他,在赛后流下了泪水。夺冠的喜悦和失利的回忆交织在了一起。

齐广璞说,自己曾经幻想过夺冠的瞬间。在幻想中,自己也会掉下几滴珍贵的泪水。“特别是当我知道自己是冠军,披着国旗奔跑的时候,泪水就会止不住流下来。”说到这里,齐广璞哽咽了。

当真正披上国旗奔跑,他却觉得自己跑出来的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流畅,那么精彩,那么顺利。比赛次日,齐广璞将登上领奖台。他说,希望自己能留下灿烂的笑容。想必这一刻,他已经在脑海中幻想过无数遍。

不断挑战自我,不断超越自我、征服自然。这正是极限运动最为迷人的地方。圆梦大跳台,齐广璞并不想就此止步。“希望下一届我能更熟练地拿着国旗绕场一周甚至两周。”齐广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