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花滑表演赛(不仅好看而且好听来看看花滑赛场上的歌单)

优美的动作、华丽的服装、精致的妆容、动听的音乐……这些元素的加成让花样滑冰项目比起其他冬季竞赛项目来说更多了几分观赏性,因此也更为大众所喜欢。而其中,音乐可谓是花样滑冰的“灵魂”,比赛曲目对选手的形象、服装与编舞都有重要影响。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花滑赛场上的“歌单”。

起初花样滑冰曾是“无声”竞技项目,直到直到1932年的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花样滑冰才首次与音乐“牵手”:一个管弦乐队走上冰场,循环演奏同一支曲子为所有选手伴奏。此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选手们逐渐获得更大的音乐选择权,但仅限于不带歌词的纯音乐。为吸引更多年轻观众,从2014年起,国际滑联宣布允许花样滑冰配乐出现歌词。自此,花滑赛场上的音乐便走向了多元化。

出于对歌曲故事性、受众熟悉度与认可度等方面的考量,经典影视剧配乐、经典歌剧与古典乐通常为花样滑冰选手们最常选用的曲目。而近些年来,民族风音乐、流行乐也渐渐获得选手们青睐。总的来说,花滑赛场上的歌单有以下集中音乐类型:

不仅好看而且好听!来看看花滑赛场上的歌单

古典乐

从花滑赛场上出现音乐开始,古典乐就一直是花滑运动员们钟爱的曲目类别,例如柴可夫斯基《天鹅湖》、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肖邦《G小调第一叙事曲》、贝多芬《月光奏鸣曲》等。其中,由法国作曲家比才创作的《卡门》堪称最热门的花样滑冰配乐,在女单、男单、双人滑、冰舞等项目中多次被选用。在本届冬奥会的花滑赛场上,古典乐依旧在选曲中占据了半壁江山。

音乐剧

2014年,花滑配乐正式解禁人声,日益多元化的曲目现身花样滑冰的赛场。其中,音乐剧选段凭借戏剧性的歌词、耳熟能详的音律以及极具表演张力的剧情,在花样滑冰配乐中的地位愈加凸显。音乐剧《歌剧魅影》《悲惨世界》《罗密欧与朱丽叶》《红磨坊》《狮子王》等,都是花滑的热门选曲。根据音乐剧爱好者统计,包含中国选手朱易在团体赛女单短节目比赛中演绎的《日落大道》在内,本届冬奥会花滑项目将出现超过10首音乐剧曲目。在14日上午进行的花滑冰舞自由舞比赛中,《红磨坊》、《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选段赫然在列。

民族音乐

不仅好看而且好听!来看看花滑赛场上的歌单

18世纪中期起源于英国的花样滑冰在欧美地区有着数百年的开展历史,世界大赛的领奖台长期被欧美人垄断。为了让作品被更多裁判与受众理解、引发共鸣,不少亚洲选手会选择演绎欧美音乐。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东方元素在花样滑冰赛场上脱颖而出,《梁祝》《卧虎藏龙》等“国风”经典成为不少中国选手、华裔选手的选择。

在北京冬奥会上,各位中国的花滑选手更是卯足了劲儿想让世界都听到中国的声音。男单选手金博洋在短节目中就使用了《卧虎藏龙》选段。彭程/金杨在团体赛双人自由滑中选用了了电影《夜宴》曲目选段。而在本届冬奥会上成绩进步飞速的冰舞组合王诗玥/柳鑫宇则在冰舞自由舞中配合着青山绿水中国风的服饰,演绎了电影《功夫熊猫》的配乐《功夫钢琴》,即展现了中国风音乐,又考虑到了国际受众的接受程度。

选择演绎民族音乐的不止中国选手。2月10日,在北京冬奥会男单比赛中挑战4A的日本花滑名将羽生结弦就使用了一首和风音乐《天与地》,这首曲目讲述日本战国武将上杉谦信的一生。四年前,他还将《阴阳师》带上平昌冬奥会赛场,技惊四座。

流行音乐

不仅好看而且好听!来看看花滑赛场上的歌单

流行乐因起高度的传唱性和强烈的节奏性也成为选手选曲单上的“常客”,在北京冬奥会冰舞自由舞赛场上,第一位登场的乌克兰组合开场就用一首Lady gaga的《Bad romance》点燃了全场的激情。

不仅时下的流行乐,不同时代的经典流行乐都有可能在花滑赛场重现。在北京冬奥会男子单人滑中夺冠的美国选手陈巍在自由滑比赛中使用了一首《火箭人》,这首音乐来自英国知名摇滚乐队滚石乐队。王诗玥/柳鑫宇在冰舞韵律舞中的曲目来自“猫王”的《麻烦》与《蓝色羊皮靴》,尽显复古摇滚风情。

风格各异的舞曲搭配运动员们精彩绝伦的表演,让选手们大胆表现多元主题的同时自己也可以享受到花样滑冰这项冰上艺术中。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比赛的赛程将会一直持续到2月19日,20日还将上演表演赛,花滑场上还会出现哪些动人的曲目呢?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