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雁浩(丢了“十连冠”,中国110米栏已出现人才断层?)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发自杭州

对于中国田径来说,110米栏曾经象征着荣耀与辉煌——从崔麟到王勋华,再到余志诚、李彤、陈雁浩、刘翔和谢文骏联手创造的九连冠,中国110米栏一直在亚洲处于统治地位。

然而,在杭州奥体中心体育场里,这个辉煌纪录终究没能延续到十连冠。

10月2日晚,日本选手高山峻野与科威特选手雅各卜·尤哈以13秒41的成绩,一起站上冠军领奖台。20岁的中国小将徐卓一以13秒50摘得铜牌,朱胜龙跑出13秒73,最终排名第六。

当33岁的谢文骏因伤逐渐淡出国内赛事的舞台,中国110米栏在“后刘翔时代”第一次没有了领军人,虽然朱胜龙、宁潇函和徐卓一在内的一群年轻小将拼命追赶,但是由于缺少大赛历练加上心态和技术上的不成熟,他们还难以在世界舞台上为中国110米栏扛起大旗。

作为中国田径传统优势项目,110米栏为何突然出现了人才断层?中国在这个项目的“亚洲霸主时代”就这样终结了吗?

压力与泪水

当身披国旗的徐卓一走进赛后的混合采访区,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觉得对不起我的师傅和前辈们,没能保住中国的(连续)第十块金牌。”

20岁的徐卓一说话时声音都有些颤抖,“赛前自己的压力确实特别大,因为知道自己承担着前辈们的努力,还是特别紧张,比赛时候也跑紧了,前程也不是特别好……”

就在徐卓一接受采访的前几分钟,经过混合采访区的朱胜龙早已经哭红了眼,在和澎湃新闻记者复盘这场决赛时,这位原本性格大大咧咧的年轻人,说的最多的同样是“对不起”。

“没有为中国队拿下十连冠,我觉得对不起大家,对不起所有关注跨栏这个项目的人。失败没有借口,就是自己的技术稳定性太差了。”

辉煌的过往

其实,对于两位第一次站上亚运会决赛的年轻人,他们的表现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但之所以会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压力,也是因为在过去的近40年时间里,中国的110米栏在亚洲的表现太辉煌了。

公开数据显示,亚运会至今一共举办了18届,在男子110米栏项目上,中国至今夺下了11枚金牌。1974年德黑兰亚运会,首次参加亚运会的中国代表团就凭借着崔麟的14秒26,斩获该项目的首枚金牌。4年后的曼谷亚运会,王勋华又以14秒28力压日本藤森良久,再夺该项目冠军。

此后,中国田径开启了连续九届称霸110米栏的“亚洲霸主时代”——作为中国跨栏教父的孙海平教练带领着陈雁浩、刘翔、谢文骏三代“栏王”拿下了6枚亚运会金牌。

值得一提的是,在杭州为中国队赢下铜牌的徐卓一也是孙海平教练的徒弟。

徐卓一在赛后透露,孙海平教练知道他在赛前压力很大,还特意打了两通电话,“他让我不要太紧张,只需要做好自己,因为我还年轻,他希望我能站上领奖台就可以了,而且骏哥(谢文骏)也在赛前让我不要有压力。”

但巨大的压力还是如影随形——徐卓一说,“紧张导致了他的起跑非常糟糕”。而朱胜龙则是在后程冲刺阶段彻底被身旁的对手带乱了节奏,导致打掉了两个栏架而大幅度掉速。

“赛前自己给自己太大压力,太想要(赢)了,反而最后的结果是相反的。”

从捍卫金牌到追赶对手

事实上,在杭州亚运会一起站上冠军领奖台的高山峻野和雅各卜·尤哈,他们在决赛中的夺冠成绩也不算抢眼,只有13秒41。

这也是朱胜龙和徐卓一感到失望和懊恼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如徐卓一在赛后接受采访时所说,“看到冠军成绩并非自己不可能达到,心里更加遗憾。”

在这个赛季,徐卓一创造了个人最好成绩13秒39。而比他年长3岁的朱胜龙更是在这个赛季表现抢眼,先是在沈阳的2023年全国田径冠军赛上跑出13秒25的个人最好成绩,并且达标布达佩斯世锦赛。然后他又在7月份的2023年全国田径锦标赛上跑出13秒32,再度问鼎全国冠军。

然而,不管是徐卓一还是朱胜龙,他们在世界大赛或者洲际大赛上的历练实在是太少了……网友也表示,看到亚运冠军的13秒41,想想当年刘翔的12秒88是何其震撼。

在过去差不多10年时间里,当谢文骏从刘翔手中接过大旗之后,中国110米栏在亚洲的领先优势就在被不断缩小。

2014年的仁川亚运会,谢文骏夺冠的优势只有0.07秒;而在2018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上,这个优势被进一步缩小到了0.05秒。

徐卓一表示,“近几年来不管是世界还是亚洲,他们的110米栏都崛起得非常快,所以我们国内的这帮新生代必须继续努力,必须要追赶他们。”

日本队已经取得领先

从当下亚洲110米栏的情况来看,徐卓一口中的这种“追赶”并不轻松。

尽管科威特选手雅各卜·尤哈和日本选手高山峻野在杭州亚运会上的表现不分伯仲,但事实上,日本田径队并没有带来他们最好的110米栏选手。

23岁的泉谷骏介在今年6月初的日本全国田径锦标赛上以13秒04刷新了日本全国纪录,在此之后,他又在布达佩斯世锦赛上跑出13秒19,位列决赛第五,并且成为日本田径历史上第一位闯进世锦赛决赛的选手。

从成绩上来看,泉谷骏介已经是亚洲110米栏的“一哥”。

而在他身后,年仅21岁的混血选手村竹拉希德在这个赛季同样跑出了13秒04的成绩,并且三度跑进13秒20。

换句话说,他的能力已经稳定在了进入世界大赛半决赛甚至冲击决赛的水平。

反观中国队,除了朱胜龙在这个赛季跑出过一次的13秒25排在世界第25位,徐卓一的个人最好成绩13秒39,以及19岁的刘俊茜跑出的13秒40,都基本上排到了全世界的50名开外。

如何填补断层?

如何重回亚洲之巅?

“亚洲还有几个非常强的对手没有来,我觉得我们已经有点断层了。”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当澎湃新闻记者问及中国110米栏的竞争现状时,徐卓一用了“断层”这个词来描述这个项目现阶段的低潮期。

为什么110米栏作为中国的传统优势项目会出现人才储备上的断层?徐卓一提到的一个关键词就是伤病。

徐卓一赛后接受采访。

“我其实算是新生代里面比较年轻的,因为在我前面还有像宁潇函、秦伟博以及曾建航,但是他们一直都饱受伤病困扰。”

就在这场比赛前,孙海平教练就提到了曾建航的伤病,“2021年本来正好是曾建航要爆发的时候,结果出了问题,摔了一跤,把骨盆部位给摔坏了(右髋关节股肱骨折),后面做了一个很大的手术……按常理来讲,现在本该是曾建航顶上来的时候。”

“如果没有受伤,按照正常水平练,他现在应该有(跑进)13秒20以内的能力。”

相比之下,日本110米栏在过去10年的发展搭建起了一个相当健康的人才梯队。

时隔41年为日本夺下金牌的高山峻野已经29岁,是日本跨栏项目的老将,他身边还有28岁的石川周平依旧在努力奔跑;27岁的野本周成保持着13秒20的水平,甚至有希望在巴黎奥运会之后再跑一个大赛周期;23岁的泉谷骏介正值巅峰;21岁的村竹拉希德同样还有上升空间。

那么,如今这一批中国110米栏的年轻人能够追上亚洲对手的加速度吗?

至少从目前国内110米栏的竞争状况来看,中国田径需要制造更激烈的竞争环境,更多像孙海平这样拥有丰富短跨训练经验的教练,以及更成熟的人才培养梯队,才有可能在下一个亚运周期里帮助这些年轻人快速成长。

好在,他们没有对未来失去信心——朱胜龙在哭过之后,抹掉眼泪说,“我要回去继续练。”

徐卓一则说,“有朱胜龙、宁潇函和秦伟博,我们几个还是相互促进,下一届亚运会,应该正是我巅峰的时候,我一定会把这个冠军夺回来的!”

来源: 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