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涛dota(付不起房租,拖欠工资,刀塔电竞俱乐部怎么了?)

付不起房租,拖欠工资,刀塔电竞俱乐部怎么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眸娱(ID:mouyuchanye),作者:眸娱,原文标题:《付不起房租,拖欠选手工资,刀塔电竞俱乐部为何一片哀嚎?》,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3月19日,据刀塔媒体“DOTA每日节奏”爆料国内刀塔2赛事知名俱乐部LGD因无力支付上海房租,队员已集体搬到教练张宁位于长沙的家中,被玩家戏称开启了“流浪地球”计划。

这条消息后续得到前LGD队员、世界知名刀塔选手Ame在直播间的证实,并线上催促起了LGD退租后能不能快点还他工资。

事后,有LGD官方回应表示,“租不起基地”言过其实,但从上海退租确实有节约成本的考虑。

付不起房租,拖欠工资,刀塔电竞俱乐部怎么了?

选手y游戏动态改为了“Homeless”

LGD俱乐部,国内与刀塔赛事同龄的老牌豪强,在此前被视为最能代表国内刀塔赛事水平的俱乐部。亚运会DOTA2中国队6名选手中,有5名曾效力于该俱乐部。

以职业体育的视角来看,一家实力优异、成绩出众的电竞豪门居然沦落到要退租来节约成本,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

但国内刀塔俱乐部的窘境不只出现在LGD上,前有TI4世界冠军Newbee假赛被除名,后有Aster拖欠选手亚运征途奖金。

中国刀塔电竞俱乐部何以穷到都要揭不开锅了?

亏本是常态,更多靠热爱

2023年10月2日,杭州第19届亚运会电子竞技刀塔决赛,中国队以2比1击败蒙古队,夺得金牌。

国内观众群情激昂,刀塔2赛事影响力大幅上升。据地方新闻报道,亚运会DOTA2中国队选手熊家晗(PyW)回到老家湖北大冶,被举横幅夹道欢迎,大批市民到场“追星”;另一位选手余亚军(皮球)也受邀成为了家乡黎川县文明交通形象代言人。

虽然电子竞技在亚运得到正名,但在两个月后中国电竞产业年会发布的《2023年度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数据显示:尽管国内电子竞技用户数还在上涨,但国内电子竞技产业收入已经呈现两年下滑。

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电竞直播收入的下降。

直播收入占据了国内电子竞技收入的主体。相比于2023年占据整个电子竞技产业收入的80.87%的直播收入,俱乐部收入仅占比6.42%。

而刀塔2赛事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俱乐部收入可能还要远低于这一数值比。

梳理到目前的逻辑是:

1. 电子竞技用户数虽然多,但电子竞技收入却并没有增加;

2. 在电子竞技下滑的收入中,俱乐部占比最少,仅占6.42%。

3. 刀塔2赛事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一数值比要更低。

2018年到2020年,大量热钱涌入刀塔2赛事,许多新的战队成立,如4AM和小象大鹅成立了当时的“银河战舰”小象战队,俱乐部运营的核心成本——选手工资被大幅提高,但随后因疫情的缘故,国内电竞赛事陷入低迷期,俱乐部承担着选手不菲的工资却无法依靠赛事获得营收。

2020年刀塔2核心赛事TI国际邀请赛的停办,更是给予了这些俱乐部意料外的沉重一击。

外部环境变化加速了刀塔2赛事“人多钱少”内部矛盾的凸显。

从这一年开始,国内刀塔2俱乐部直线俯冲向三条路:直接解散、沾上博彩、或被热爱游戏的老板情怀扶持。

2021年TI11结束后,HEOME俱乐部DPC中国联赛S级名额转卖给了第三方。第三方因假赛,致使EHOME俱乐部被移出DPC中国联赛。当年7月末,HEOME俱乐部发布微博称,DOTA2分部将转为非活跃状态。当年与LGD携手打造“爹妈大战”辉煌的EHOME此后再无音讯。

付不起房租,拖欠工资,刀塔电竞俱乐部怎么了?

2020年Ti4冠军、Ti7亚军的NewBee俱乐部,在2月的SL-I基辅Major预选赛中,与对手Avengerls(复仇者)上演“收放自如”的假赛。CDA联盟收到举报经调查后,取消了Newbee俱乐部中国DOTA2职业联赛的参赛资格,并开除联盟成员资格,“一冠一亚”的传奇陨落。

值得一提的是,“沾上博彩”并不只有“参与假赛”一种方式。如果以“参与博彩业务”来定义,被覆盖到的国内俱乐部会有更多。

2021年3月,警方以涉嫌非法赌博活动为由查抄了中国博彩网站VPGame,20多名董事会成员被捕,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而VPGame母公司威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运营的另一家子公司,正是LGD俱乐部。

在早些年中国刀塔职业战队的赞助商名单中,更是清一色的都是由博彩公司冠名,VPGame赞助了LGD、LFY、CDCE;猫先生赞助了VG、VGJ;C5GAME赞助了wings。

而到现在,国内刀塔电竞俱乐部更多仰仗幕后金主“用爱发电”来维持运营。VG老板丁俊、Aster老板晓菲、AR、XG、TZ俱乐部创始人杨一清都曾在采访中坦言,经营俱乐部并不赚钱,亏本是常态,主要源于热爱。

不仅是战队老板,刀塔电竞选手乃至主播也曾多次在不同场合表达过相同观点。“刀塔电竞俱乐部盈利难”似乎已成为了行业中的一种共识,需要依靠“用爱发电”的畸形商业模式来支撑赛事的健康发展。

付不起房租,拖欠工资,刀塔电竞俱乐部怎么了?

前职业选手、刀塔主播Zhou曾与多名刀塔主播自发投资青训队,后续表示难以维持

电子竞技,没有俱乐部的蛋糕

问题出在哪?

先不谈刀塔2赛事运营的特殊性,仅复盘电子竞技的商业路径就会发现,俱乐部在“分蛋糕”环节缺位了。

像足球、篮球等体育赛事,其赛事主导权以及版权都在由俱乐部组成的联盟手中,而电子竞技则由游戏厂商主导,利润也被游戏厂商所拿走。

另一方面,当赛事真正开始进行了,观众又会纷纷涌入购买了赛事版权平台的主播直播间进行观看,对主播进行打赏或是购买游戏内相关皮肤、道具进行支持。

NewZoo发布报告显示,全球2.61亿人每月至少观看一次电竞比赛,但每位爱好者每年仅产生5.3美元的收入。绝大部分收入被游戏内道具或直播平台所消化。

于是,无论是B端的钱,还是C端的钱,俱乐部都赚不到。

相比于盈利,成本问题反而好解决。

对于俱乐部而言,最大的成本就是选手的工资。以刀塔2为例,从2020年开始,俱乐部的窘境已明眼可见,除超一线选手外,更多选手展现出“自降薪水”或“自费参与”也要打比赛的态度,他们大多对薪资已不再计较,唯一在意的是俱乐部旗下的战队具不具备夺得好成绩的可能。

这并非完全出于热爱。在电竞下游的直播市场,取得过好成绩的电竞选手在直播收入上要远超一般选手。某种程度,也可以理解选手在借助俱乐部平台为自己“打身价”。

只是,选手打出了成绩能在直播平台变现,俱乐部哪怕此前取得过再如何耀眼的成绩,也无法找到消费者为其买单。

在LGD天猫官方旗舰店上,销量最高的T恤仅售出82件。

对于俱乐部而言,想要摆脱困境最关键在于要解决好分蛋糕的问题。

以刀塔2赛事为例,大量玩家并非没有为刀塔2赛事买单。每年TI赛事奖金池里的奖金,来自于玩家购买游戏中道具“互动指南”35%的分润。从Ti5开始,每年Ti比赛的奖金池都超过千万美金。TI10的冠军奖金更是高达了1820万美元的惊人数目,远高出许多传统体育赛事的奖金。

但更多的钱,都直接流入了游戏厂商或直播平台,赛事参与的主体俱乐部只能在“不稳定”的经营状态下,进退两难。

DOTA2,没有Valve想要的竞技乐土

刀塔2赛事与其他电竞赛事相比,最大的区别在于其没有采用联盟制。

这主要源于其游戏开发商Valve的干预。此前,有著名刀塔博主海涛爆料,称TI时V社召开了俱乐部会议,G胖(Valve创始人)在会议上当着各位老板和选手的面把俱乐部痛批一顿。

“我们公司到现在也不知道你们俱乐部为选手做了些什么?你们的存在有意义么?”

付不起房租,拖欠工资,刀塔电竞俱乐部怎么了?

截图自海涛微博

Valve反对的态度来源于两方面。

一是联盟制不利于打造充满悬念的精彩比赛,让电竞起到为游戏做宣传的目的。

联盟制,是当下电竞赛事中采用最多的制度,包含《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以及之前的《CS:GO》,世界顶尖电竞赛事大多全部采用或混合采用了这一制度。

它的优势在于稳定。赛事会被塞入一个独立的联盟制度当中,联盟的席位固定,意味着战队能获得相对稳定的发展。但缺点在于,随着时间推移,前期强势的队伍会逐渐掌握到更好的资源,如有更多的广告收入,能买更好的选手,逐渐晋升成为豪门,杀死比赛的悬念。

腰部的俱乐部会因为取胜无望,在保级的基础上减少对战队的投入,混一份联盟的固定分成。

无论哪种情况都会损害比赛的精彩性。而电竞,最初被游戏厂商包装推出,就是希望其为游戏宣传进行服务的。因此,联盟制并不符合Valve的利益。

以Valve旗下两款电竞游戏《DOTA2》和《CS:GO》为例。此前采用了联盟制的《CS:GO》,其S级赛事,最终进入前列的大都是联盟队伍。而在《DOTA2》的TI赛事中,从2016年开始,TI赛场上就开始频频上演草根逆袭,黑马夺冠的戏码,无论是来自网吧的Wings战队,还是一群失意人临时组建的OG战队,亦或是低开暴走的Team Spirit战队。

每次都能给观众带来像热血漫画一样精彩的夺冠故事。按照Valve的说法,TI赛事应当完全由热爱游戏的玩家组建参与,来享受夺冠的过程。

另一个反对的原因则更为现实。Valve全社人员不足四百人,而他除了是《DOTA2》和《CS:GO》两个电子竞技项目的运营公司外,还是游戏开发商、硬件开发商、PC游戏渠道分发商、VR开发商、引擎提供商。

以人力而言,Valve根本无力应承联盟制度繁琐的工作。事实上,就连现在的工作Valve都做得相当不到位。2020年NewBee俱乐部涉嫌假赛,在当年5月份,中国CDA就发布了处罚公告,但直到2021年1月,Valve才发布公告确认了对Newbee俱乐部的禁赛。

Valve希望绕开俱乐部,打造更纯粹的电竞乐土。但这样的乐土却难以承接住任何俱乐部的商业发展,在Valve确认Major体制后,更多传统西方电竞俱乐部由此选择退出参与刀塔赛事。

一个关键问题是,这样的模式是否真能支撑起Valve纯粹电竞的想法?

以职业选手成长为例,如果没有俱乐部进行系统规划,意味着一名选手想参加TI赛事,要牺牲掉自己人生最宝贵的几年,去寻找几个陌生的队友,来博一个概率极低的未来。

而国内俱乐部现在完全由幕后老板“用爱发电”在支撑,只能维持现阶段的表面繁华,已无力再承担额外的青训队伍,因此也造成了国内刀塔选手青黄不接的现状。

国内已没有下一代。

而在情况更为恶劣的东南亚,则已完全沦为了假赛的乐园。当地选手不具备西欧赛区选手那样的福利保障,收入普遍更低,相比于走正途提升实力来打TI赛,假赛所带来的收益才能称得上是一份旱涝保收的职业。

从这一点看,Valve纯粹电竞的岁月静好,无非是因为有国家或热爱游戏的老板在替它负重前行。

TI赛场上,从来没上演过真正的黑马逆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眸娱(ID:mouyuchanye),作者:眸娱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 虎嗅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