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洛丽丝夫人又被锁在里面了(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传言布莱克是“黑魔法”高手伏地魔——杀害哈利父母的凶手——的忠实信徒,曾经用一句魔咒接连结束了十三条人命。布莱克逃出了阿兹卡班,一心追寻哈利。布莱克在睡梦中仍然呓语不休:“他在霍格沃茨……他在霍格沃茨…

目录:

  第一章 猫头鹰邮递

  第二章 玛姬姑妈的大错误

  第三章 骑士公共汽车

  第四章 破釜酒吧

  第五章 摄魂怪

  第六章 猎鹰和茶叶

  第七章 衣柜里的博格特

  第八章 胖夫人逃走

  第九章 不祥的失败

  第十章 活点地图

  第十一章 火弩箭

  第十二章 守护神

  第十三章 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

  第十四章 斯内普的妒忌

  第十五章 魁地奇决赛

  第十六章 特里劳妮教授的预言

  第十七章 猫,耗子和狗

  第十八章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

  第十九章 伏地魔的仆人

  第二十章 摄魂怪的吻

  第二十一章 赫敏的秘密

  第二十二章 又见猫头鹰邮递

第一章 猫头鹰邮递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就许多方面来说,哈利。波特是个不同寻常的男孩。比如说,他在一年之中最恨的就是暑假。再比如说,他倒是真心想做他的家庭作业,但他却被迫偷偷地、总是在深夜才做。而且,他碰巧是个男巫。

  现在差不多已经是半夜了,他正趴在床上,被单像帐篷一样罩在脑袋上。他一手拿着电筒,靠在枕头上,打开了一本皮面书—— 巴希达巴沙特所著的《魔法史》。哈利皱着眉头,在书页上从上而下地移动着那支羽毛笔的笔尖,他正在寻找能帮助他写论文的材料,论文题目是《十四世纪焚烧女巫的做法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讨论稿》。

  这张剪报显然是从魔法界的报纸《预言家日报》上剪下来的,因为那张黑白照片上的人物是活动的。哈利拿起这张剪报,把它抚平,读到了以下的内容:魔法部工作人员得大奖魔法部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主任亚瑟韦斯莱得到了《预言家日报》年度大奖加隆奖。兴高采烈的韦斯莱先生告诉《预言家日报》的记者说:“我们将把这笔钱花到夏季埃及旅游上去。我们的大儿子比尔在埃及为古灵阁魔法银行做破咒语的工作。”韦斯莱一家将在埃及待一个月。在霍格沃茨学校开学以前回来。目前韦斯莱家有五个孩子在那里上学。

  哈利又去看那张照片。珀西七年级了,这是他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年,他在照片上看起来特别自命不凡。整齐的头发上戴着一顶土耳其帽,他已经洋洋得意地把男生领袖的徽章别在这顶帽子上了,角质边的眼镜在埃及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目前我在法国度假,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这封信送给你—— 如果海关的人打开了这封信怎么办?—— 但是海德薇出现了!我想它希望你确信能收到生日礼物以改变你的心情。我通过猫头鹰订单买到了给你的礼物;《预言家日报》登了这个广告(我让人们把报纸寄给我,一直能够了解魔法界的动态是很好的)。你看到了一星期以前报上登的罗恩一家人的照片吗?我打赌他学到了许多东西,我真的妒忌啊—— 古埃及的巫师真令人着迷。

  哈利愣住了。他知道海格决不会有意送他什么危险的东西,但对什么东西危险,海格的看法是和普通人不一样的。人们知道海格曾经与巨大的毒蜘蛛为友,曾经从小酒吧的客人手里买过有三个脑袋的烈性大狗,还曾经偷偷地把非法的龙蛋拿到了他的小屋里

  一声脆响,这本书从床上栽到地上,在房间里急促地拖拖拉拉地走着。哈利偷偷地跟着它。这本书躲到了他书桌下面黑暗的地方。哈利一面心里祷告着德思礼一家千万别醒过来,一面趴在地上去够那本书。

  在某几个周末,三年级学生获准访问霍格莫德。请将随信附上的同意表交给你的父母或监护人签字。随信附上新学年的书单。你的忠诚的副校长麦格教授哈利抽出霍格沃茨学校的同意表来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周来访问霍格莫德村,那真是太棒了;他知道那完全是个魔法村,他还从来没有去过。但他怎么才能说服弗农姨父或是佩妮姨妈签字同意呢?他看看闹钟。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尽管哈利是那么突出地与众不同,此刻他的感觉和一般人是一样的:他生平第一次为过生日而高兴

第二章 玛姬姑妈的大错误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你一定不要为这家伙竟然会是这副样子而谴责自己,弗农。”第三天她在午饭时说,“如果骨子里有什么东西腐败了,那就谁也没办法了。” 哈利努力把注意力只放在食物上,但他的手抖了起来,他的脸因生气而涨得通红。记住那张表,他告诉自己。想想霍格莫德。不要说什么话。不要站——-15 -玛姬姑妈起身去够她那瓶葡萄酒。

  “这是育种的一条基本规则,”她说,“你看养狗就一直是这样的。如果母狗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小狗也必定有什么地方不好—— ”

  这时,玛姬姑妈手里握着的酒瓶爆炸了。玻璃碎片飞向四面八方,玛姬姑妈因生气而激动起来,眼睛眨巴着,酒在她那张大脸上直往下流。

  “这都是由于血统不好,那天我就是这样说的。坏的血统会表现出来的。我不是在说你家庭的坏话,佩妮—— ”她用她那像小铲子一样的手拍拍佩妮那瘦骨嶙嶙的手,“但是你的妹妹是坏家伙。她出身于最好的家庭。然后她跟一个饭桶跑了,其后果现在就在我们眼前。”

  但玛姬姑妈突然住嘴不说了。有一会儿工夫,好像她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似的。她似乎由于没法形容的愤怒而膨胀开来了—— 但是这种膨胀并没停止。她那张通红的大脸开始扩展,她那双小眼睛向外突出,她的嘴张得太大,没法说话。过了一秒钟,好几枚纽扣从她的花呢衣服上进了下来,砰砰地撞在墙上—— 她膨胀着,活像一只大得吓人的气球,她的肚子胀得挣开了那根花呢腰带,她的每一根手指都胀得像香肠那样粗..“玛姬!”

第三章 骑士公共汽车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哈利大叫一声,滚回到人行遭上,非常及时。一秒钟以后,一对巨大的车轮和车灯尖叫着恰恰在哈利刚才躺着的地方刹住了。哈利抬起头来,发现这车轮和车灯属于一辆三层的公共汽车,这辆汽车是从稀薄的空气里出现的。汽车挡风玻璃上的金色字母组成了这样几个字:骑士公共汽车。

  “可现在他出来了,”斯坦说,又去看报上那张布莱克面容憔悴的照片,“阿兹卡班以前可从来没有人逃出来,是不是,厄恩?真弄不懂他是怎么出来的。真吓人,是不是?我认为阿兹卡班的守卫是没法反抗的,是不是,厄恩?”

  他,哈利,已经破坏了魔法界的法律,就和小天狼星布莱克一样。把玛姬姑妈吹胀了,这件事够得上让他到阿兹卡班去吗?哈利对魔法界的监狱一无所知,不过他听到任何人提起那个地方都是战战兢兢的。霍格沃茨的狩猎场看守海格去年就在那里待过两个月。哈利不会马上忘记,人家告诉海格他要到那里去的时候,他脸上那种恐怖的表情,而且海格是哈利认识的最勇敢的人之一。

  福吉脱下他的细条纹长袍,把它扔在了一旁,然后急速拉起他那套深绿色西装的裤子,在哈利对面坐下来。“我是康奈利福吉,哈利。魔法部部长。”哈利当然早巳知道;以前他见过福吉一次,但那时他穿着他爸爸的隐形衣,可不能让福吉知道这件事。

  几个钟点以前,偶发事件逆转部的两名成员奉命到了女贞路。玛姬小姐恢复过来了,她的记忆也被调整过了。她不记得这件事了。事情就是这样。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福吉从他的茶杯边上对着哈利微笑,倒像是一位叔叔在看心爱的侄子。哈利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张开嘴要说话,又想不出来该说什么,只好闭上了嘴巴。

第四章 破釜酒吧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好的,谢谢您。”哈利说,他、罗恩和赫敏三个人带着他们买来的东西和韦斯莱先生坐在一起。韦斯莱先生放下了报纸,哈利看到小天狼星布莱克那张熟悉的照片正瞪着他看。

  “我不是要让他感到悲惨,我想让他提防!”韦斯莱先生反驳道,“你知道哈利和罗恩是怎样的孩子,他们总是自己溜开去玩—— 他们已经有两次走到禁林里去了!但是哈利今年一定不能再这样了!那天晚上他从家里逃出来,路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我想到这儿,心里就发毛!

  “他当然知道。我们必须问他:阿兹卡班的守卫在学校周围所有入口驻防,他介意不介意。他对这一点不太高兴,不过他同意了。”

  这么说,小天狼星布莱克是在找他。这就把什么都说清楚了。福吉对他那么宽大,因为发现他还活着,就大松了一口气。他已经让哈利保证待在对角巷不出去,对角巷有许多巫师,可以密切注视着他。明天他还派魔法部的两辆车送他们大家到车站去,以便韦斯莱一家可以在哈利上火车以前照看他。

  他怒视着黑暗的天花板。人们以为他不会照顾自己吗?他已经从伏地魔手下逃脱了三次,他不是完全没有用的啊..木兰花新月街阴影里的那只野兽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当你知道最坏的事即将到来的时候,你该怎么办?“我不会被人谋杀的。”哈利大声说。“人就要有这点精神,亲爱的。”他的镜子睡意朦胧地说。

第五章 摄魂怪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你对霍格莫德很了解吗?”赫敏敏锐地问道。“我从书上读到,这是英国惟一一处没有麻瓜的地方

  “但是我听到了尖叫声..”啪的一声吓得他们都跳了起来。卢平教授正在把一大块巧克力掰成小块。“给你,”他对哈利说,递给他特别大的一块,“吃下去。对你有好处。”

  哈利接过这块巧克力,但是没有吃。“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他问卢平。“一个摄魂怪,”他说,一面向所有的人分发巧克力,“一个来自阿兹卡班的摄魂怪。”大家都瞪眼看着他。卢平教授把已经空了的巧克力包装纸揉成一团,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吃吧,”他又说道,“吃下去有好处。我要找司机说句话,对不起..”他从哈利面前走过,消失在走廊里。“你肯定没事,哈利?”赫敏说,焦急地看着哈利。

  马车滚滚行进,前方是一对宏伟壮丽的铸铁门,两旁是许多石柱,云端有带翼的野猪,哈利看到又有两名身材高大、戴头巾的摄魂怪站在大门两旁守卫着。似乎又有一阵寒潮向他袭来;他缩到凹凸不平的座位里去,闭上眼睛,直到他们走进了大门。马车在长长的斜坡车道上提高了速度,一直驶到城堡前;赫敏探身窗外,看着许多角塔和塔楼渐渐向他们靠近。最后,马车摇摇摆摆地停下来了,赫敏和罗恩下了车。

  邓布利多继续说,“唔,我遗憾地告诉你们,我们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教师凯特尔伯恩教授去年年底退休了,以便有更多时间和他剩下的小淘气在一起。然而,我高兴地说,不是别人,而是鲁伯海格来填补他的空缺,海格已经同意在担任狩猎场看守之外,兼任教师之职。

  他们知道担任教师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海格不是完全够格的男巫:三年级时,由于不是他犯的错误而被开除出霍格沃茨。是哈利、罗恩和赫敏去年帮海格清洗了名誉。

  一幅大大的穿着粉红衣服的胖夫人肖像画问他们:“口令?” “获得成功,获得成功!”珀西从人群后面叫道,“新口令是吉星高照!”“哦,不。”纳威隆巴顿悲哀地说。他总是记不住口令。女孩和男孩们穿过肖像画上的洞,走过公共休息室,各自走向自己的楼梯。哈利爬上螺旋形楼梯,心里什么也没想,只想者回校是多么高兴的事。他们走到熟悉的、有五张床位的宿舍,哈利环顾四周,觉得终于到家了。

第六章 猎鹰和茶叶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现在,我要你们大家分成两个组。从架子上拿一个茶杯,到我这里来,我会往杯子里倒茶。然后坐下来,喝茶,喝到杯子里只剩下茶叶。用左手将茶叶渣晃荡三次,然后将茶杯翻转,扣在茶杯托上;等到最后一点茶水流光,然后把你的茶杯给你的伙伴解读。你们可以利用<拨开迷雾看未来>这本书的第五页和第六页的内容解读茶叶渣的形状。我将在你们中间行走,帮助你们,指示你们。哦,还有亲爱的—— ”她抓住纳威的手臂,把他拉了起来,“在你打碎第一个茶杯以后,你能不能从蓝色花样的茶杯中挑选一个呢?我很喜欢那种粉红的。”

  我说你别不高兴,亲爱的,我发觉环绕你的光环很小。对于未来共鸣的接受力很差。”西莫斐尼甘不断摇头。“如果你这么着,看起来就像不祥了,”他说,眼睛几乎是闭上的,“但是从这边看.又像是头驴子。”他说.边向左靠去。

  十二个哈利平生未曾见过的最希奇古怪的家伙向着他们快步走来。它们有马的身体、后腿和尾巴,但它们的前腿、双翼和脑袋似乎是鹰的,它们有钢铁样颜色的利喙和明亮的橘色大眼睛。它们前腿上的爪子有半英尺长,看上去会致人于死地。每头野兽的脖子上都围着一个浓密的羽毛领子,上面系着一根长长的链子,这些链子的末端都握在海格的那只大手里,他跟在这些动物后面慢步跑到围场上

第七章 衣柜里的博格特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博格特喜欢黑暗、封闭的空间,”卢平教授说,“衣柜、床底下的空隙、水槽下面的碗橱—— 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藏在祖辈的老钟里面。这一个是昨天下午搬进来的,我请示校长,问教员们是否可以不去惊动它,让我的三年级学生有一些实践机会。

  “所以,我们必须向自己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博格特是什么东西?”赫敏举手。“它是变形的东西,”她说,“它可以呈现为它认为最能吓唬我们的任何形象。”“我自己也不能说得更好了,”卢平教授说,赫敏很得意,“所以说,衣柜里面.坐在黑暗之中的那个博格特还没有呈现为任何形象。它还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吓住门外边的人。谁也不知道博格特独处时是什么样子,但是等到我把它放出来的时候,它就会马上变成我们每个人最害怕的东西

第八章 胖夫人逃走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一个魁地奇队有七名队员:三名追球手,他们的任务是把鬼飞球(一个足球大小的红色球)投进球场两端五十英尺高的环形圈里去而得分;两名击球手,他们装备有厚重的球拍以便抵挡游走球(两个发出嗡嗡声四处飞舞、伺机攻击球员的沉重黑球);一名守门员,他守卫球门;还有一名找球手,他的任务最困难,他要寻找并抓到金色飞贼,这是一个带翼的、胡桃大小的小球,抓住它比赛就结束了,得到这个小球的队就可以额外加一百五十分。

  “哦,天哪—— ”赫敏惊叫,抓紧了哈利的手臂。那胖夫人已经从肖像画上消失了,肖像画遭到了恶意破坏,帆布小片在地上到处都是,大块画布则被完全从画框上撕走了。邓布利多对被损坏的画迅速地看了一眼。“麦格教授,请马上到费尔奇那里去,告诉他在城堡里每幅画上寻找那位胖夫人。”“你会走运的!”一个嘶哑的声音说。那是捉弄人的皮皮鬼,他在人群的头顶上跳着,很高兴的样子,看到破坏和忧愁的景象,他向来如此。

  “她说了是谁干的吗?”邓布利多安静地问。

  “哦,说了,教授头子。”皮皮鬼说,神气像是怀中抱着一枚大炸弹似的。“她不让他进去,他非常恼火,你明白。”皮皮鬼在空中翻跟斗,从他自己的双腿中间对邓布利多咧着嘴笑。“他脾气可真坏,这个小天狼星布莱克。”

第九章 不祥的失败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教员们和我本人将对城堡进行一次彻底的搜查,”邓布利多教授对学生们说,这时,麦格教授和弗立维关上了礼堂所有的门,“为了你们自己的安全,我想你们可能要在这里过夜了。我要求级长们在礼堂入口处站岗,男生和女生学生会主席留在礼堂里负责管理。出了任何事马上向我报告,”他向珀西加了这一句,珀西一脸重要人士的自豪,“找一个幽灵带话给我。”

  他躺在医院里。格兰芬多院的魁地奇球队队员从头到脚都溅满了泥浆,正环绕在他的床边。罗恩和赫敏也在,那样子好像是刚从游泳池里爬上来。

第十章 活点地图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这和软弱没有关系。”卢平教授尖锐地说。好像一眼看穿了哈利在想什么。“那些摄魂怪对你的影响比对别人厉害,那是因为别人没有你以前有过的恐怖感觉。”

  “是的,”他直起身子来说,“布莱克一定找到了和它们斗的办法。我是不相信他能够..如果巫师和摄魂怪待在一起的时候太长,它们就会使巫师失去法力..”

  “哦,我们骗你吗?”乔治说。他拿出魔杖,轻轻触了一下那张羊皮纸说:“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像蜘蛛网一样细细的墨水线条立刻从魔杖刚才碰过的地方开始出现了。这些线条彼此汇合、彼此交叉,延伸到这张羊皮纸的每个角落;然后羊皮纸上方开始出现字迹,是弯曲的绿色大字,它们是:魔法恶作剧制作者的辅助物供应商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诸位先生自豪地献上活点地图。这张地图详尽地画出了霍格沃茨城堡和各场地的一切细节。但是,真正值得注意的东西是沿着地图移动的小小的墨水点,每个墨水点都用极小的字母标出一个姓名。哈利大为惊讶,他俯身细看。左上角的一个小墨水点显示邓布利多教授正在书房里踱步;费尔奇的猫洛丽丝夫人正在三楼徘徊,而爱捉弄人的幽灵皮皮鬼正在奖品室里跳来跳去。哈利的眼光在他所熟悉的走廊里上下扫动。这时,他又注意到了什么东西。

  这一条我们认为谁也没有走过,因为那棵打人柳就种在它的入口处。但是,这条一直通到蜂蜜公爵的地窖那里,我们走过许多次了。你也许已经注意到,入口正好就在这间房间下面,要通过这个独眼老太婆的驼背。”

  “你说你记得他在霍格沃茨的情况,罗斯默塔,”麦格教授喃喃地说,“你还记得他最好的朋友是谁吗?”“当然记得,”罗斯默塔女士说,浅浅笑了一声,“两人形影不离,是不是?我看见他们在这里的次数—— 哦,他们总弄得我大笑。一对好搭档,小天狼星布莱克和詹姆波特!”哈利当的一声掉下了手中的大杯子。罗恩踢了他一下。“一点儿不错,”麦格教授说,“布莱克和波特。他们那个小集团的头子。两个人都很聪明,当然—— 说实在的,是特别的聪明—— 但是我想我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对能惹麻烦的人—— ” “我不知道,”海格吃吃笑着说,“弗雷德和乔洽韦斯莱是不是可以和他们来一番激烈的竞争。”“你都会以为布莱克和波特是兄弟呢!”弗立维教授插话表示赞成道,“形影不离!”“他们当然是形影不离啦,”福吉说,“波特信任布莱克,这种信任超过对其他所有朋友的信任。他们毕业离校的时候还是这样的。詹姆和莉莉结婚的时候,布莱克是伴郎。然后他们又叫布莱克做哈利的教父。哈利当然不知道。你们可以想象得到,知道这一点会折磨他到什么程度。”

  “布莱克背叛了他们吗?”罗斯默塔问。.“他的确背叛了他们。布莱克厌倦了两面派角色。准备公开宣布他支持神秘人,似乎打算就在波特死去的时刻这样做。但是,正如我们都知道的那样。神秘人在小哈利波特那里失了手。他失去了法力,极其衰弱,只能逃走了。这就弄得布莱克进退两难了。布莱克刚刚暴露了他的叛徒真面目,他的主子就倒台了。他别无选择,只能奔跑逃命了—— ”’“肮脏、发臭的叛徒!”海格说,声音很响,以至整个酒吧都静了下来。

  福吉痛苦地说,“找到他的不是我们。而是小矮星彼得—— 波特的另外一个朋友。他肯定是悲哀得疯狂了,他知道布莱克曾经是波特夫妇的保密人,所以他自己就去追布莱克了。”

第十一章 火弩箭

  那是火弩箭,正和哈利在对角巷时每天去看、梦寐以求的那把一模一样。哈利把它拿起来,它闪闪发光。他能感觉到它在颤动,于是就放了手;它悬在半空中,没有任何依托,离地的高度正适合他骑上去。他的眼睛从飞天扫帚最上端的金色序号一直看到完全平滑、呈流线型的扫帚末稍

  “我打赌是邓布利多,”罗恩说,绕着辉煌的火弩箭走了又走,从头到尾看了个仔细,“他不是匿名给你送过隐形衣吗?”“不过那是我爸爸的呀,”哈利说,“邓布利多只是把它交给我罢了。他不会在我身上花这么多钱的。他可不能给学生这样贵重的东西。”

  “所以他才不说这是他送的呀!”罗恩说,“要不然像马尔福这样的家伙就会说他偏心了。嘿,哈利—— ”罗恩大笑起来,“马尔福!等他看见你骑着这把扫帚!他会难受死的!这是一把国际水平的扫帚,真的!”

  “必须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不吉祥的东西。”麦格教授说,“当然,我不是专家,但是我敢说霍琦夫人和弗立维教授会把它拆卸了..”

  “拆卸?”罗恩重复了一遍。似乎认为麦格教授疯了。

  “这要不了几个星期。”麦格教授说,“如果我们能肯定它没有附带任何不吉祥的东西,就可以还给你。”

第十二章 守护神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更加糟糕的是,哈利的防御摄魂怪的课程进行得不像他希望的那样顺利。那博格特摄魂怪接近他的时候。他有好几次能够产生一种模糊的银色影子,但他的守护神太弱,不能赶走摄魂怪。那团影子只能盘旋,就像一朵半透明的云彩。哈利努力让它待在那里,因此而筋疲力尽。哈利对自己生气,由于心里想再听到父母的声音而有一种负罪感。

  “我刚才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去找你。唔,给你,我们凡是想得到的事都做过了,好像这把扫帚根本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你在什么地方有个很好的朋友呢,波特..”哈利张大了嘴。她正把他的火弩箭拿出来,它看上去和以前一样漂亮。

第十三章 格兰芬多对拉文克劳

  “我想明天什么也阻挡不了我们!”伍德说,“除非—— 哈利,你已经解决了摄魂怪给你的麻烦,是不是?”“是。”哈利说,想到他的软弱的守护神,心里但愿它能强大一点儿。“摄魂怪不会出现了,奥利弗,邓布利多解决了这个难题了。”弗雷德有信心地说。“好吧,但愿它们不出现。”伍德说,“不管怎么样—— 大家好好努力,加油。

  三个摄魂怪,三个高大、戴头巾的黑色摄魂怪正抬头看着他。哈利没有停下来思索。他把一只手从脖子那里伸到袍子下面,迅速抽出魔杖并且吼道:“呼神护卫!”他的魔杖末端冒出巨大的银白色的东西。他知道这东西直接射向了摄魂怪,但他没有停下来观察;他的神智仍然奇迹般地清楚,他往前看—— 他差不多快要到了。他把拿着魔杖的手伸得更长,手指成功地在那个跳动的小球上合拢了。

第十四章 斯内普的妒忌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卢平教授从火里爬了出来,从破烂的袍子上掸去炉灰。“你叫我吗,西弗勒斯?”卢平温和地问道。“当然是我叫的。”斯内普说,他走回书桌那边,脸都气歪了,“我刚才要波特把衣袋倒空,他身上带着这个东西。”斯内普指指那张羊皮纸,羊皮纸上月亮脸、大脚板和尖头叉子等人的字迹还在发光。卢平脸上出现了一种古怪的、神密的表情。“唔?”斯内普说。卢平继续看着那张地图。哈利觉得卢平在迅速地考虑着什么。“唔?”斯内普又说,这张羊皮纸上肯定满是邪法。这应该属于你的专业范围,卢平。你认为哈利是从哪里搞到这么一种东西的?”卢平抬头一望,仅仅向哈利那个方向瞥了半眼,就警告他不要插嘴。

  “我不想知道这地图怎么会到你们手里。然而,我惊讶的是你们没有交出来。特别是在上次一个学生把有关城堡的信息随手乱放以后。我不能让你再拿着它了,哈利

第十五章 魁地奇决赛

  “所以你必须只能在我们领先五十分以上时抓住它。”伍德不断告诉哈利说,“只能是在我们领先五十多分的时候,哈利,要不然我们比赛赢了,但是拿不到奖杯。你一定要做到这点,对不对?要是我们有了五十多分,你就一定要—— ”

  要是刚才有摄魂怪的话..哈和接过伍德抽泣着递给他的奖杯,把奖杯高高举起,觉得自己仿佛能够发出世界上最棒的守护神

第十六章 特里劳妮教授的预言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黑魔头一个人躺着,没有朋友,被同伴遗弃。这十二年来他的仆人一直遭到锁禁。今晚,午夜以前,这仆人将挣脱锁链,开始寻找他的主子。黑魔头将在仆人帮助下重新崛起,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强大可怕。今晚—— 午夜以前—— 那仆人—— 将开始—— 重新找到—— 他的主子——

  “她不会是去取隐形衣吧?”罗恩说,瞪着她离去的方向。赫敏是去了。十五分钟以后,她回来了,隐形衣小心地折好藏在她袍子下面。“赫敏,我不知道你最近是怎么了!”罗恩惊讶地说,“你先是打了马尔福,然后你在特里劳妮教授的课堂上走出去.-.'’赫敏看上去很爱听他这样说。

  “斑斑!”罗恩茫然地叫道,“斑斑, 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抓住这只挣扎不已的耗子,把它举到有光线的地方。斑斑样子狼狈,比以前更加瘦了,皮毛大量脱落,留下一片片光秃的皮肤。它在罗恩手里扭动着,似乎拼命想得到自由。“没事,斑斑!”罗恩说,“没有猫!这里没有东西会伤害你!”

第十七章 猫,耗子和狗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哈利伸手去拿魔杖,但太迟了——那狗纵身一跳,前爪已经扑到他的胸膛上了。他迅即向后翻身,他感觉到了它热烘烘的气息,看到了一英寸长的牙齿..但是那狗的扑力过大,从他身上滚过去了。哈利眼花缭乱,觉得他的肋骨似乎断了,他试着想站起来;他能听到狗在原地打转嗥叫,准备再度发动攻击。罗恩站了起来。狗又向他们扑过来,罗恩把哈利推到一边,那狗咬住了罗恩伸出来的手臂。哈利猛冲过去,抓了一把狗毛,但那只狗毫不费力地拖着罗恩走了,好像罗恩是个布娃娃

  魔杖发出的光芒让他看列了一段粗壮的树干,他们追赶斑斑已经追到打人柳的树影里了。这棵树的枝条正在摇动,好像在大风里一样,树枝前后摇摆,不让他们再往前进

  克鲁克山向前冲过去。它在枝条之间躲躲闪闪地穿行着,好像是条蛇,然后它把前爪搭在树干的一个节疤上。

  突然之间,这棵树好像变成了大理石,不再动弹了,所有树叶都静止不动了。

  它和那条狗是朋友,”哈利阴郁地说,“我看到过它们在一起,来吧,魔杖伸着别动。”

  哈利使劲钻出洞穴,向四面张望。房间里没有人,但右边一扇门开着,通往一条幽暗的过道。赫敏突然又抓住哈利的手臂,她的大眼睛扫视着那些木板钉住的窗子。“哈利,”她低声道,“我想我们是在尖叫棚屋里。”

  他一直在帮助布莱克进城堡,他也要你死—— 他是猿人!”一阵沉寂。现在大家的眼睛都转向了卢平,卢平尽管相当苍白,却很镇静。“这和你平时的水平不相称啊,赫敏,”他说,“恐怕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一。我并没有一直帮助布莱克进城堡,我肯定不希望哈利死掉..”他脸上一阵古怪地颤抖。“但是我不否认我是狼人。”

  罗恩想再站起来,但没有成功,痛得哼了一声又跌倒了。卢平向他走过去,神色很是关心,但罗恩气喘吁吁地说:“离开我,猿人!” 卢平停住了,一动不动。然后,他显然作了一番努力才转向赫敏说:“你知道多久了?”“好久了,”赫敏低声说:“我做了斯内普教授布置的论文以后..”

  “他会高兴的,”卢平冷淡地说,“他布置那篇论文,希望你们之中有谁会懂得我那些症状意味着什么。你是查看过月亮盈亏表知道我总是在满月时发病?要不然就是你知道博格特看见我就变成了银球—— 月亮?”

  “地图啊,”卢乎说,“那张活点地图。我刚才在办公室里看来着—— ”

  “当然会用,”卢平说,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是我帮着画的。我就是月亮脸—— 这是在校时朋友送我的绰号。”

  “你这是什么意思?它当然是耗子—— ”

  “不对,它不是,”卢平平静地说,“他是男巫。”

  “是个阿尼马格斯,”布莱克说,“名字叫小矮星彼得。”

第十八章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和尖头叉子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那么,我的三个朋友不可能不注意到我每月失踪一次。我编造了各种故事。我告诉他们我妈有病,我必须回家去看她..我特别担心他们一旦发现我是狼人就会不理我。但是,当然啰,赫敏,他们就像你一榉,悟出了事情的真相..“而且他们根本没有不理我。他们反而为我做了些事情,让我不但可以忍受变形的痛苦,而且让变形时期成为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们学会了阿尼马吉”

  “是的,的确如此。”卢平说,“他们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才做到这一点。你爸爸和在这里的小天狼星是全校最聪明的学生。他们是幸运的,因为阿尼马吉变形术可能走火入魔出大错—— 所以魔法部才密切注视那些想这样做的人。彼得需要小天狼星和詹姆的大力协助。最后,在我们五年级的时侯,他们学会了变形。他们每人都可以随意变成不同的动物。”

  “就说到了,小天狼星,就说到了..既然我们都能变形了,我们面前就展开了令人极其兴奋的各种可能性。我们很快就离开了尖叫棚屋,在夜间到学校场地和村子里游荡。小天狼星和詹姆变成很大的动物,能够威慑住狼人我想霍格沃茨没有任何学生能像我们那样了解霍格沃茨的场地和霍格莫德村..因此我们就画了那张活点地图,并且签上了我们的化名。小天狼星是大脚板,彼得是虫尾巴,詹姆是尖头叉子。”

第十九章 伏地魔的仆人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赫敏尖叫起来。布莱克一跳站了起来。哈利跳了起来,好像猛然触了电。“我在打人柳树根底下发现了它,”斯内普说,把隐形衣扔到一边,同时仍旧小心不让他的魔杖偏离卢平的胸膛,“很有用,波特。我谢谢你了..”

  斯内普稍稍有点儿喘不上气来,但他一脸压不住的胜利感。“你也许不明白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他说。眼睛发着光,“我刚刚到你的办公室去了,卢乎。你今晚忘记吃药了,所以我拿了一大杯过去。幸而我这样做..我意思是说,我走运。有张地图放在你的桌子上。看一眼,我就明白了我需要明白的一切。我看见你沿着这条过道走,然后就消失了。”

  “福吉,”布莱克说,“去年他到阿兹卡班视察的时候,给了我这张报纸。那就是彼得,在报纸头版上..在那男孩肩头..我立刻就认出他来了..我看见他变形有多少次了?照片下的解说词说,这男孩将回到霍格沃茨上学..到哈利所在的地方..”

  “它缺一个趾头。”布莱克说。

  “当然啦,”卢平低语道,“这么简单..这么聪明..是他自己断掉的吗?”‘“就在他变形以前,”布莱克说,“我把他逼得没处逃了,他就嚷得整条街都听见了,他说是我背叛了詹姆和莉莉。然后,在我未及诅咒他以前,他就用藏在背后的魔杖炸了整条街,杀死了他周围二十英尺之内的所有人,然后和其他耗子一起逃到阴沟里去了..”

  “听到了吗,罗恩?”卢平说,“人们找到的彼得的最大一块遗骸,就是他的手指。”

  两根魔杖都发出了蓝白色光芒;有一会儿工夫,斑斑悬在半空中,它那黑色的小身体疯狂地扭动着—— 罗恩大叫起来—— 那耗子掉了下来,落到地板上。又一阵炫目的闪光,然后——那就像是观察树木生长的快镜头。地上出现了一个脑袋;四肢也伸出来了;再过一会儿,一个男子站在刚才斑斑所在的地方,畏缩地绞着双手。克鲁克山在床上轻蔑地咆哮着,背上的毛都竖了起来。

  “小天狼星,小天狼星,我能怎么做呢?那黑魔头..你不知道..他的武器你想象不到..我当时是害怕了,小天狼星,我一直没有你、卢平,还有詹姆那样勇敢。我从来不是故意那样干的..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强迫我..”“别说谎!”布莱克咆哮道,“莉莉和詹姆死以前,你就一直在向他传递情报,有一年了!你是他的奸细!”“他..他什么地方都插手!”小矮星彼得喘着气说,“拒绝他,有.一有什么好处?”“同有史以来最邪恶的魔头斗争有什么好处?”布莱克说,脸上露出令人恐惧的狂怒。“就是为了拯救无辜的生命,彼得!”“你不懂!”小矮星彼得哀叹,“他会杀了我的,小天狼星!” “那你就是该死!”布莱克吼道。“死了总比背叛朋友强,我们也会为你这样做的!”

  “我明白,”哈利喘着气说,“我们把他带到城堡里去。我们把他交给摄魂怪。他可以到阿兹卡班去..只是别杀掉他。”

  “哈利!”小矮星彼得喘息着说,两臂去抱哈利的膝盖,“你—— 谢谢你..这是对我开恩了..谢谢你..”

  “放开我,”哈利唾弃地说,厌恶地甩开小矮星彼得的手,“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我这样做,因为我认为我爸不会愿意他最好的朋友杀人—— 特别是杀你这种人。”

  布莱克从稀薄的空气里召唤来沉重的手铐;小矮星彼得很快就又站直了,左臂铐在卢平右臂上,右臂在罗恩的左臂上。罗恩的脸板着,他似乎把斑斑的真实身份当作对他个人的侮辱。克鲁克山从床上轻捡地跳下来,领头出了房间,那瓶刷似的尾巴洋洋得意地翘得老高。

第二十章 摄魂怪的吻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她将是他最后昕到的声音..然后,雾气正在将他淹没,他想他看到一道银色的光,越来越亮..他觉得自己向前跌到草地上了..哈利脸向下,虚弱得不能动弹,浑身发抖,睁开了眼睛。炫目的光照亮了他周围的草坪..尖叫声停止了,寒冷的感觉正在消逝..什么东西把那些家伙赶回去了..这东西把他和小天狼星还有赫敏包围起来了..那些家伙格格作响的吮吸声渐渐远去。它们在离开..空气又暖和起来了..哈利集中全身力量把头抬起来几英寸,看见光线中有一头动物,穿越湖面疾驰而去。哈和努力想看清那是什么,但汗水模糊了眼睛..它很明亮,像身体似马的独角兽。哈利保持头脑清醒,看着它慢跑着到了对岸停下来。凭借它的明亮,哈利看见有人在欢迎它回去..那人举手拍它..那人看上去熟悉得奇怪..但那不可能是..哈利不理解。他不能再想什么了。他觉得最后一丝力气离开了他,他的脑袋撞在地上,他昏过去了

第二十一章 赫敏的秘密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波特,”庞弗雷夫人安慰他说,“没事。他们已经抓住布莱克了。他锁在楼上。现在随时摄魂怪都会给他那一吻..”

  “部长,听着!”哈利说,“布莱克是无辜的!小矮星彼得假造了自己的死亡!今晚我们看见他了!你不能让摄魂怪对布莱克做那件事,他是..”

  “我们现在需要的,”邓布利多慢慢地说,他那浅蓝色眼睛从哈利看到赫敏,“是更多的时间。” “但是..”赫敏开始说。然后她的眼睛睁得滚圆。“哦!”

  “现在,注意了,”邓布利多说,声音很低,很清楚,“小天狼星锁在弗立维教授的房间里,从西塔数第十三个窗子就是。如果一切顺利,你们今晚可以拯救不止一条无辜的生命。但是记住这一点,你们两人都要记住。必须不让人看见。格兰杰小姐,你懂法律。你知道什么东西存危险..决—— 不能—— 让人—— 看见。”

  但是赫敏在她袍子的领口那里摸索着,从袍子下面抽出一条很长很精细的金链子。“哈利,这里来,”她急切地说,“快!”

  “倒退了三个小时..”哈利摸到自己的腿,狠命拧了一把。真痛,这似乎说明他并不是在做稀奇古怪的梦。“但是—— ” “嘘!听着!有人来了!我想—— 我想可能是我们!”赫敏把耳朵贴在橱门上听。

  “这叫做时间转换器,”赫敏低声说,“我们回来的第一天,我就从麦格教授那里得到了它。我整年都在用它,好赶上所有的课。麦格教授要我发誓不告诉任何人。她必须给魔法部写各种信,这样我才能有一个时间转换器。她必须告诉他们:我是模范学生,而且我将永远不把它用于学习以外的事..我一直在把它一小时一小时地转回去,这就是我能够同时上几门课的原因,明白吗?不过..”

  “邓布利多说—— 他刚才告诉我们那扇窗子在哪里—— 弗立维教授的办公室!他们已经把小天狼星锁在那里了!我们必须让巴克比克飞到那窗口去救小天狼星!小天狼星可以骑在巴克比克背上—— 他们可以一起逃走!”

  他用脚跟夹了夹巴克比克的两胁。巨大的双翼再次展开,哈利和赫敏连忙向后跳去..那鹰头马身有翼兽飞上了天空..哈利目送着他们,但见它和骑它的人越来越小..然后一朵浮云掩住了月亮..他们走了

第二十二章 又见猫头鹰邮递

  “我们做到了!”哈利气都透不过来地说,“小天狼星走了,骑着巴克比克..”

  邓布利多满脸笑容地望着他们。

  “干得好。我想—— ”他紧张地谛听校医院里是否有什么声音。“好,我想你们也走了。进去吧—— 我要把你们锁起来。”

  卢平苦笑。

  “明天这时候,猫头鹰要从家长们那里飞来了—— 他们不愿意有狼人教他们的孩子,哈利。而且经过昨晚的事情以后,我认为他们是对的。我可能会咬你们之中任何一个人..这种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您是教过我们的最好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师!”哈利说,“不要走!”

  “那还有什么东西能够把摄魂怪赶回去?”哈利告诉卢乎发生了什么事。等他说完了,卢平又微笑了。“对,你爸爸变形的时候总是变成壮鹿的。”他说,“你猜得对..所以我们叫他尖头叉子。”卢平把最后几本书扔进了箱子,关上书桌的抽屉,转身看着哈利。

  “是啊..她声音变得深沉起来,眼睛不停地转动,她说..她说伏地魔的仆人要在午夜以前重新回到他身边..她说那仆人会帮助他主子重新获得权力。”哈利瞪眼看着邓布利多。“然后她好像又回到正常状态,她不记得刚才说过的任何东西。她是不是..是不是在作真正的预言呢?”邓布利多似乎稍稍有点儿惊讶。“你知道,哈利,我认为也许是,”他深思着说,“谁会想到这件事呢?这把她真正预言的能力提高到二级水平了。我应该给她加工资..”“但是,我阻止了小天狼星和卢平教授,不让他们杀了小矮星彼得!如果伏地魔重新获得权力,那岂不是我的过失吗?”

  哈利转身向外面看。窗玻璃上方有个小小的灰色东西跳跃着忽隐忽现。他站起来想看得清楚些。那是只小猫头鹰,带着一封对它来说太大的信。这只猫头鹰实在太小了,因此它在空中不断地翻跟斗。在火车向后的气流中这边那边地撞着。哈利迅速拉下窗子,伸出手臂抓住了那猫头鹰,好像是抓住了一个蓬蓬松松的金色飞贼。这只猫头鹰让信落在哈利的座位上,然后开始在车厢里陡直上升,显然对于完成了任务十分得意。海德薇庄严地动动嘴,表示不高兴。克鲁克山在座位上坐起来,那双大大的黄眼睛跟着小猫头鹰转。罗恩注意到了这一点,一把抓住那小猫头鹰,不让它受到伤害。

  哈利拿起那封信。是写给他的。他撕开信,大叫起来:“是小天狼星写来的!”“什么?”罗恩和赫敏兴奋地说,“大声读!”亲爱的哈利:我希望这封信在你到你姨妈姨父家以前就能收到。我不知道他们对猫头鹰送信是否习惯。我和巴克比克都躲起来了。我不告诉你躲在哪里,以防这封信错递到别人手中。我对于猫头鹰的可靠性有一点儿怀疑,但它是我所能找到的最好的邮差.而且它的确像是急于干这份差事。

  在我们短暂的会见中,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那就是送火弩箭给你的是我。

  我想你的朋友罗恩也许会愿意养这只猫头鹰,因为由于我的过失。他失去了那只耗子。罗恩的眼睛睁大了。那只小猫头鹰仍旧在兴奋地啼叫。“养它?”他没有把握地说。他仔细看那猫头鹰,看了一会儿,然后,让哈利和赫敏大为惊讶的是,他把它拿给克鲁克山去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