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影识英雄(小说:结晶修士大战护宝妖兽,哪知他潜伏暗中,成功捡漏取走至宝)

小说:结晶修士大战护宝妖兽,哪知他潜伏暗中,成功捡漏取走至宝

当看到外面情形的时候,王寒瞳孔不由得一缩,满眼的骇然,只见在水岩蟒的的上空正凌空站着一个青年男子。

男子就那样好像随地一战,便是一股霸气散发出来,全身穿戴一身金甲,面容英武,身后则是披着一条血红披风。

“结晶”王寒满眼之中透露出一丝骇然,他现在远非以前的愣头小子,凌空飞行正是结晶的标志。

然而让他更为震惊的还在后面,从下方的丛林中突兀探出一颗巨大的莽首,仅仅头颅就有磨盘大小,一股腥风也是朝四周散发开来,此时披风青年正手持一把玉色的长枪,凌空大战巨蟒。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结晶境界修士战斗,当下眼珠差点没给瞪出来,实在是太过震撼,只见英武青年面对巨蟒,浑然不惧,一手提枪,连点巨蟒头颅,玉枪随意挥动便是片片火海向巨蟒头颅落去。

巨蟒更是凶悍,巨大头颅一扬,张嘴便是漫天的水箭,尾巴也是狂甩,大量的参天大树遭了秧,两者相撞爆发出巨大的轰隆之声。

水剑跟火海一触碰便‘滋滋‘响起暗爆之声,最终化作光雨大半落在巨蟒身上,登时巨蟒身上便有大片的焦状鳞片落下。

巨蟒吃痛之下,更显暴躁,尾巴高高一扬,借助一颗古树整条蛇身便腾空而起,血盆大口一张,便露出森然的巨齿,张嘴便要将英武青年给整个活吞下去。

英俊青年大吼一声,也不惧怕,也凶悍的手中玉枪一提便向着巨蟒嘴巴捅下。

\’挡\’英武青年的长枪跟巨蟒的牙齿碰撞在了一起,两者竟然发出巨大金铁交击声音,巨蟒身子一弓,头颅便直掉而下,显然它没办法长时间停留在空中。

但是就在它头颅急转直下,借住冲劲,尾巴狠狠一甩,闪电般的一下便将英武青年直接给扫到了地面之下。

紧跟着便是一声巨响,却是巨蟒砸落不少巨树,最终落到了地上,刚一落地,巨蟒便一双狭长的眸子盯着英俊青年掉落的地方,身子迅速盘起,嘴巴里吞吐着细长的分叉舌头,离的老远王寒便能闻到一股腥气。

登时王寒便觉得头脑一阵眩晕,急忙屏住呼吸,心中对巨蟒的实力大惊,暗自庆幸他当初并没有鲁莽行事。

‘轰‘不远处一片枝叶飞舞,英武青年一个纵身便又回到了空中,不过看情形并无大碍。

站在空中,英武青年掩嘴低咳了两下,之后气势更盛,全身金光闪耀,犹如黄金铸就一般,朗声笑道“痛快,痛快,你这妖兽倒也难缠,也罢,再战三百回合,等我拿下你,再去寻那火炎果”说把长枪一提直接又是一枪刺与巨蟒头颅之上。

巨蟒巨大头颅猛然一缩,便化作一道离弦的箭向英武青年射去,嘴巴一张,便是一道光球更快一步击向英武青年。

英武青年长枪单手一挑,另只手一垂,手中就多了一个散发光晕的珠子,灵力猛然催动,珠子便疯长到面盆大小,英武青年口中咒语一结,便把珠子仍向了巨莽。

珠子遇到光球两者爆发出更大的响声,光球光芒一暗王寒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颗滴溜溜的内丹,紧跟着巨蟒一口便将内丹吞入腹下,随后又是几道水箭飞向英武青年,英武青年枪尖一抖舞出道道枪影,密布在自己身前。

这一场大战直让王寒看的两眼发直,心驰神往。

空中那英武男子也着实厉害,只怕自己上去连那水莽的一击都未必能抗的下来,看情形这英武男子的修为也不仅仅是一般的凝晶。

并非是他没见过修为更高之人,欧阳大长老算是他见过的修为最为高深,但是均没有见到过他们出手,如今看到英武青年大战巨蟒,自然感觉到不可力敌。

也就在王寒晃神之际,英武青年也被打出了真火,一人一莽在地上大战了起来。直直震得树木纷飞,大地颤抖,周围树木一片接一片的折断,倒塌,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渐渐战斗的位置也离王寒越来越远。

王寒心中猛然一动,这倒是个机会,念头一出便再也压抑不住,不过这样一来不亚于虎口夺食,王寒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啦。

富贵险中求,王寒一咬牙,一伸手手中便多了一条汗巾,被其往脸上一蒙,身子猫起,一点点的向密林深处而去。

他深知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被两者发现,他则凶多吉少,不过眼下也顾不了许多,之所以蒙着汗巾,也是为了多一份保障,也不管有没有用,说来这汗巾还是当初在百草园时所用。

好在他识海中的七彩光团能感应到地方所在,否则胡乱摸索起来,只怕还没找到地方,便一命呜呼了。

一路之上王寒竭力运转《屏龟诀》,全身上下也不使用灵力,天知道凝晶修士有多少手段,仅仅只是走了百十步王寒便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也全给汗水打湿,实在是他太过紧张,当下也之神深呼吸,一直告诉自己熬冷静。

一刻钟后,王寒终于绕过一片断裂的树木,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土丘之下。

眼珠四下一扫,周围全是长满了将近一人搞的荒草。王寒这才精神一松,慢慢的来到土丘的另外一侧。一转过来,王寒识海中的七彩光团便颤抖的更加厉害,王寒略一提神,紧走两步,来到土丘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双手一拨荒草,眼前便豁然出现一个洞口,洞口大约有两丈左右的高度,周围长满了杂草,站在外围不注意很难发现洞口。

看到洞口深不见底,王寒的脸上显出一丝犹豫,不过随机便被一丝坚韧闪过,手腕一翻手中便多了一把短剑。

一剑在手,王寒心中才踏实了一些,四下又一观望便跨步进了洞口,洞内异常潮湿,沿着洞口往里走,里面越走越黑,大约盏茶时间,便来到一个巨大的洞穴,洞穴里铺满了很多兽皮,兽皮下面铺着杂草,旁边还有一条岔路,在岔路的尽头隐隐能看到一丝光亮。

来到洞穴,王寒眼中闪过一丝眼热,当下也不去管其他,确认没有危险之后王寒手中短剑一手,便两手一掐诀,神识再也不压制七彩光团,右手一拍脑门,眉心便陡然出现一团七彩光团,登时整个洞穴犹如白昼。

王寒眼中寒光一闪,伸手便咬破了指尖,逼出两滴精血,精血一出便自动融入七彩光团,顿时七彩光团便成血红色的一团。

光团表面吸收鲜血之后,表面略一挣扎,便陡然间发出一道光速,直射面前的墙壁而去。

说来奇怪,本来墙壁空无一物,关柱一射,墙壁上登时便浮现出一团七彩琉璃,七彩琉璃光团一出便不断扭曲,一会形成真龙,一会形成麒麟。来回变换不停

王寒不敢犹豫,低喝一声\’凝\’,单指一点眉心的七彩光团,身前血红光团一闪便融入了墙壁旁的七彩光团,顿时两者犹如炸开了锅一般,合在一起的光团扭曲更加厉害,颜色也渐渐的变成了血红色。

王寒不敢大意,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见状神识一出,便欲将面前的光团拉入自己的识海之中。

七彩光团受此刺激,如沸水一般,扭曲更加厉害,最终竟然幻化成成一个迷你真龙,张牙舞爪的向王寒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