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大战(大彻大悟:结束自我与肉体的战争)

王建平:每日一文:《感知论.第九部》(133)

危险的自我

生活中,我们不是用肉体来存在,而是用自我来存在,肉体大多只是我们存在的工具。为什么这样说呢?从生活中获得一切感知的是人的自我,而不是人的肉体,肉体感知到的信息得交由自我来整理和储存,自我是个人存在的终端,肉体仅仅是我们依赖的感知的工具。人少了肉体的某些部分和某些功能人依然存在,但人少了自我意识人还存在吗?自我是什么?我们通常说的人的心灵、灵魂、精神意识,就是自我。自我是个人精神意识的总和,自我才真正是个人的整体性存在。

大彻大悟:结束自我与肉体的战争

但自我是一种什么存在我们知道吗?自我是一种精神存在,而精神该怎么存在我们知道吗?宇宙间和地球上,数亿年来何曾有过精神存在?在我们的肉体之上存在的精神自我是不可思议的,也就是说,存在从来没有过这种存在,而我们人类开创了这种精神性存在。人从一具生物性质的肉体变成了精神的自我,我们至今没有意识到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在存在从未有过的状态下存在,意味着人以自我存在是对数亿年的存在的巨大挑战,意味着我们是在极度危险的状态下存在。

对于作为生物之一种存在了数万年的我们,自我是一种无中生有的创新。生物的“我”不是人的“自我”,生物的我是“共我”,即共有一个“我”。而人的我是“自我”,是生命个体的精神的我,生命是独立而唯一的存在,人的“自我”就是生命伦理的明确体现。这个诞生于生命伦理的自我一开始就出了个存在难题,独一无二的自我怎么在原有的唯一的存在方式上存在?也就是说,个人的精神自我怎么在共同的生物式存在方式上存在?这种从未有过的存在方式和存在形态对我们人类是一种巨大的考验。从几千年人类以自我方式的存在史看来,我们果然遭遇到巨大的困境,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这困境来自哪里?毫无疑问,这困境就来自于人的自我。

我们并不知道自我本身是什么,但我们无一人不在自我之中,是自我在控制着我们的所思所想和所言所行。个人是什么?就是一个独立的自我。他人是什么?就是另一个独立的自我。人与人打交道,不是一具肉体遭遇到另一具相同的肉体,而是一个自我遭遇到一个完全不同的自我,这两个不同的自我已经不是两个不同的人,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且永远无法相同的世界。人的肉体与肉体界限分明,且肉体与肉体大致相同,甚至人体器官与组织可以互换互用,但人的自我之间,不但不能沟通,且不能相容,这么多不同的世界怎么能够存在?人的不同的自我存在在哪里?

大彻大悟:结束自我与肉体的战争

在理论上,这根本无法成立,自我与自我目的不同、形态不同、立场不同、利益不同、内容不同……这诸多不同的自我怎么能够同时存在于同一时空中?人的自我从本质上容不下不同的存在,任何不同的或无法理解的存在都是对自我的威胁,都是一种巨大的危险。所以,人与人不相容并不是容不下对方的肉体,是容不下对方的自我,对方的自我永远是一个陌生且无法进入的世界。人与人之间的尖锐矛盾并不是生存利益的碰撞,而真正的隔阂就是两个不同的自我世界。试想,我们连国界都难以穿越,两个世界的界限怎么突破?

每个人一个自我,这意味着多大的风险?每个人要维护和保持自我的完整性存在有多么艰难?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每个人要维持自我的存在,岂是一些简单的生存资料可以满足的?自我的存在感、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感、成就感……等等诸多形而上的精神性需求能用物质满足吗?人的无限自我可以用有限来满足吗?自我的无限需求不对他人的自我具有攻击性吗?人们自我与自我的界限怎么划分?自我与自我源于各自诸多不同的冲突怎么解决?简而言之,这世上所有的人间冲突都出自于自我的冲突,一切人间分歧和战争,包括世界大战,都不过是自我与自我冲突的放大,人类社会的所有的问题都源于自我的不同。人与人不同,其实质就是各有一个自我。

大彻大悟:结束自我与肉体的战争

我们不能为人的自我找到一个共同的标准,我们也不可能让自我彼此相同,到如今,连必要的有限的沟通都极为困难。我们该怎么理性地处理自我之间的关系?数亿年的存在不能为我们提供有效地解决方法,其他生物更无经验或实证供我们借鉴,因为自我这种存在形态是人类的独创,人类就只能靠自己认识到问题的存在,从而走出自我的困境,不然,怎么办呢?(接下)